叫做HHE的混蛋

活着就是过考试,本人超丧。慎关……

【萨杰】【福华】我可能捡到了假海盗(一发完)

没逻辑没剧情没文笔!纯属笔者磕药过度!!慎人!!!

海上屠夫萨拉查x无名海盗小麻雀

贵族青年夏洛克x海盗医生约翰

1
十几年的海盗经验加上如今的悲惨下场告诉华生:永远不要和海盗一起喝酒。

华生一生只和两个海盗喝过酒,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第一次是刚从医学院毕业时和著名女海盗酒鬼——他放荡不羁的姐姐哈瑞一起喝酒,然后一夜醒来就被拐到黑珍珠号上当了海盗医生。而这一次是和一个刚上船不久狂嗜朗姆酒但酒量渣得一逼的小麻雀,于是他现在连船都看不到了!!!

“好心提醒一下,我的大名叫杰克•斯派若,黑珍珠现任船长钦定的下一任。而且你必须明白……”俊俏的男孩完全没了昨天晚上醉得像头刚从泥里爬出的死猪的模样,他摆出一副与我无关的无辜表情,睁得大大的眼睛像刚从海底捞出的黑珍珠。

“……落到这种境地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某些自大的人,完全不懂海盗的规矩胡乱下决定,而我居然完全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

“你是不是不记得你昨晚喝的烂醉从船舷上落海,我扔给你浮木你也不用!我没办法了才会划着小木船去捞你,你要是不记得了我可以再给你演示一遍!”约翰提这他的衣服把他半个身子压倒船外。

杰克虽然比约翰要高一点,但轻的就像一只小鸟,他是约翰为数不多的能轻易提起的海盗之一。

“喂喂昨天晚上温柔体贴的老好人华生去哪了?和我单独过了一夜如今就这态度,你们男人都是这样!”

“去死,你这一提我想起来了,我还没有结婚,如果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赶快想办法!”

“相信我兄弟,把这当成一场放松身心的漂流,伟大的杰克保证你明天天亮之前就会坐在我的宝贝上喝着朗姆酒了。”杰克摸出胸前的罗盘兴奋得扭着腰肢说。

“呕……算我求你,别给我提朗姆酒了。欸!你这个罗盘一点都不准啊!”

“作为船员的第一条法则,永远坚信船长是对的!现在冲着我们最想获得的宝贝,出发!”

2
大海平静的就像吃了安眠药,几只疲倦的海鸥盘旋在船尾,水面上浮动只有白沫。

“Boring!我到底为什么会答应死秃子和一群金鱼上这条破船?!漂了这么久了我连海盗的一根胡子都没看到。”黑发的英国贵族青年眼睛冷冷的盯着千篇一律的海面,突然想起来出海前和兄弟的谈话:

“夏洛克,如果我没记错你小时候有个愚蠢的梦想是成为海盗。”

“秃子,你想表达什么?呃,让我猜猜……是不是要我代你参加西班牙女王的生日宴?”

“你也没我想的那么笨。为兄作为一个小官员实在有很多琐事要处理,所以……在此祝愿你能在这次出海能见到你魂牵梦绕的海盗们。”……

本来这次见到海盗的几率是百分之七十六,然而他忘了一个重要条件——这是海上屠夫的破船!

“先生,你要明白,在沉默玛丽上,你就算看到了海盗那也是死的。”海上屠夫萨拉查面无表情的出现在青年身后。

夏洛克翻了个白眼正准备离开时,两个船员急匆匆的走到萨拉查面前,“报告船长,这西南方五海里处有一艘船在向我们求救。”

“军船还是商船?”

“呃……好像是,逃生用的小木船。”

“上面的人是平民还是官员?”

“从装束上看……好像是……海盗……”

气温突然降到了冰点。

“哦……击毙”

海盗?只有夏洛克听到这两个字之后眼睛亮了一下。

“等一下,船长,如果我没猜错,西班牙的法律里提到过:若海盗未进行反抗和人身攻击,应当押回陆地进行绞刑吧?”

“我没听懂你在说什么,这是我的船。先生。”

愚蠢的金鱼!不能骂人,忍住,这可是看到活海盗的不可多得的机会。想到这里夏洛克立刻换上一张诚恳的脸。

“当然,这当然是你的船,但是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在这片海域会有海盗落单吗?这年头被强制抓去做海盗可不少,也许他们只是两个叛徒来投靠你。滥杀无辜可不是西班牙海军的作风。”

架上枪的海员手里的动作僵住了,面面相觑。

而屠夫本人并没有考虑这个贵族小青年的话,他打开望远镜打算看好方向,大不了亲自动手。

窄小的木船上有两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男孩,两个人虽然都穿着海盗衣装,但都没有海盗的那种令人厌恶的视觉感受。

在急急忙忙划船的矮个男孩还留着温顺的金色的短发,一眼望上去更想出来旅游的学生。而另一个黑色长发的男孩就有点痞里痞气,像只小麻雀一样在船头蹦来蹦去甩着一块破旧的红色头巾,他嘴唇上的绒毛让萨拉查想起了在地中海海岸见过的住在彩色房子里的希腊男孩。

“让他们上船。”船长收起了望远镜。

3

“看吧!我就说我们会得救的,”

……得救个屁,“如果我没瞎的话,那是海军的船吧?”

“你这人为什么就一点都不知道满足呢?上帝扔给你的绳索你只要抓住就好了,管他上面沾的是和胎盘一起放了十个月的章鱼粘液还是曝晒了十天的虎鲸大肠……”

“拜托……别说了。”

小船越靠越近了,瘦小的红头巾男孩张开双臂保持平衡站在船头上。

杰克以为伸出手就能握到的救生索并没有抛下来,而一抬头对上的却是黑黝黝的枪口。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杰克感觉自己被一片阴影笼罩了起来,他收起自己内心的微微颤抖尽量轻松的回答:“海军大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是来自北海的渔民,在逃过海神的无名怒火之后漂泊到了这里,请问伟大的西班牙海军愿意给两只无出落脚的小鸟一个容身之地吗?”

神TM北海!什么妖风能吹这么远!对海洋知识少如约翰也能听出什么地方不对。

但萨拉查却饶有趣味得继续说:“不是海盗?”

“不是,我用海盗……啊不!芬兰渔民的名誉担保。”

“……”芬兰……你地理知识是厨子教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萨拉查面对这个满嘴跑轮船的小海盗怎么也发不出脾气来。

“算了,让他们上船。”

“谢谢你们……”约翰小声嘟囔着跟在大摇大摆的杰克后面。

路过高挑的青年时,约翰听到一句“傻子都看得出来你们在撒谎。”

“他生在一个海盗世家,丧母,但在船上有极高的地位,很有可能是下一任海盗船长。从他的袖口能看出来他爱喝朗姆酒,这大概也是他们会落单的原因。而这位先生,受过良好的教育,至于为什么会当海盗,这块你哥哥送你的怀表就能解释全部了。”

在场船员都用一副“你是跳大神的吗还是只是在装d”的眼神看着夏洛克,包括船长大人也一副关爱病人的的样子。

“一群只会划船和喝酒的愚蠢金鱼。”夏洛克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

“哇……不可思议。”角落里传出小小的抽气声。

“你,真这么觉得?”夏洛克拨开发声源前面那只叽叽喳喳的麻雀。

“喂!为什么要推我?我必须要纠正一下,什么叫有可能是下一任船长?我年少有成做下一任船长已经是板上钉钉,确定得不能再确定的事了好吗?”

“咳!这么说,你已经是个确定的不能再确定的海盗喽?”海上屠夫难得有一个好心情,说话的语调都带着罕见的愉悦。

“啪”约翰绝望地拍了一下额头。

“噢,我刚才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您怎么还当真了呢?”嗔怪的语气。

萨拉查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孩子不是一般的缺乏管教!

“把人先关到监牢。”

人被带走了。萨拉查摆弄着挂在房间一角的小鸟笼,这里面之前装着一只漂亮但无趣的鹦鹉,后来被萨拉查在一次失败的抓捕后泄愤掐死里。不过,现在是时候给自己在漫长的航海路上找的新乐子了。

4

海上的旅途是漫长枯燥的。当然,这是在那两个完全不像海盗的小海盗上船之前。

这遇到他们之前,夏洛克眼中的海盗一直都是冷酷、杀戮、超自然、破坏规律的存在。而在海盗医生约翰华生耐心地给他讲述了海盗船上各种趣事和医疗故事之后。

夏洛克终于有了他哥希望他有的“果然只有我这种聪明人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思维。

夏洛克从来不主动给别人讲起自己遇到的那些案子,除了面对这个金头发的小海盗。在夏洛克眼里,约翰就像一只乖顺精巧的泰迪熊一样,汇集了所有讨人喜欢的特点。

不行,我必须想办法搞一只回家,有他在,有助于思考。

小少爷不在到处添麻烦了自然是好事,不过船上又增加了一个更令萨拉查头疼的因素——杰克•活蹦乱跳•满嘴跑轮船•欠收拾的小麻雀•斯派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沉默玛丽的监牢似乎无论如何都管不住杰克。前一晚上锁进去,第二天他总有办法出现在其它地方,不管是桅杆还是储藏室都留下了他的脚印。而最近一次,居然是在海上屠夫的卧室里。

萨拉查是被一股烈性朗姆酒熏醒的,看到身边睡得死沉的杰克他的第一反映竟然是:卧槽这屁股好看。

不行不行!你是海军乱想什么呢………

…但这的确好看啊……

赶快把思绪收回来!把这个海盗扔出去绞死!!

啧!怎么这么轻!手也好看,腰线……

杰克一大早醒了,就对上了萨拉查船长色咪咪的眼神。

出什么事了我错过什么了吗?

5

船最终还是要上岸的。

黑珍珠号上的人们早就在岸上埋伏良久。

小麻雀怎么可能被关在给金丝雀预备的笼子里。

杰克和约翰在上岸不久的一场混乱里逃走了。

这是萨拉查和夏洛克不愿看到却也期望的。

夏洛克回到英国后又陷入了如陨星一样孤独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跟他一位连名字都快想不起来的朋友提起他在找室友的事。

杰克终于如愿当上了船长,这是用一段往事来交换的。

就如同萨拉查用几十年的不生不死换来了一场无疾而终的追逐……

—END—

好了别冲我扔臭鸡蛋了我知道我写的很烂
这是开学以来第一次放了个能回家的假,我当然要疯一把。(疯到一半不知所措)
这里什么都不说了先跪下,之前的俩坑我一定不会弃(鬼都不信),但至少要等我再去学校里锁十几天回来之后

评论(15)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