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做HHE的混蛋

活着就是过考试,本人超丧。慎关……

关于几场离奇的家访 (又名使泽维尔老师多次想要放弃教育事业的一天)

关于几场离奇的家访
(又名使泽维尔老师多次想要放弃教育事业的一天)

(神tm学校只放一天假,本来不打算更了但是溜了一圈b站决定更下去,很草率,各位就勉强当成“开学”的续篇吧😊)
不要轻易尝试去那些有毁天灭地能力的学生家中做家访,因为那毕竟是人家的地盘。
福华
查尔斯在去福尔摩斯庄园的路上一直在想需不需要把“带坏同学”这一条加进夏洛克的犯错统计簿中,毕竟这个本子的正反面都被小黑字填的满满当当,多这一条不多。
但当他走到福尔摩斯庄园门口,从三面受光的阳台看见某只在他眼里一直是好学生典范的泰迪熊被小魔王压在阳台栏杆上调戏得满脸通红。
查尔斯默默的把“带坏”改成“诱奸”
“咳咳!”
没反应
“咳咳咳!咳咳……咳咳……呕!”查尔斯咳到内脏都往上窜的时候,阳台上的两人依旧沉浸在二人世界中。就在这时一只手轻拍上他的背,“泽维尔老师,你怎么也在这?”
雷斯垂德曾经见过泽维尔老师,在将扰乱警察办公的夏洛克丢回学校的时候。
雷斯垂德顺着查尔斯手指的地方看过去立刻心领神会了。然后依然伸出颤抖的手指摁下门铃。
来开门的是一个极其可爱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似乎能长出花朵,但直觉告诉查尔斯决不能小看姓福尔摩斯的人。
“哈喽,格雷福,死胖子在二楼书房等你。”
“抱歉……我叫……”雷斯垂德还没说完就被小女孩打断了,“告诉死胖子,书桌可以给你们,但要是弄坏演奏台,我和夏洛克不会放过他的。”
查尔斯假装什么都听不懂,看着警官一脸肃穆走上楼梯。
“老师好!”一个声音惊得查尔斯浑身一颤。一回头看见淡然的夏洛克和脸色苍白的约翰。
查尔斯花了三秒钟找回了作为班主任的气势,“约翰你下来!”查尔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叫道。
“老师……我不知道你会在这……我只是……”华生把舌头都咬掉了才挤出一句话。
“他是来给我补习天文的。”一个不知廉耻的声音说到。
去你大爷的天文这天文课一个月就一节给你们放松身心用的你告诉我需要补习还是脸对脸嘴对嘴的补习!
我是老师我是老师为人师表不能打人……
查尔斯给自己顺好气一脸严肃的转向夏洛克 :“我没空知道他为什么在你家,今天是家访日,我需要见一下你的爸爸妈妈。”
“他们不在家。”三个莫名兴奋的声音响起,一个身影突然从楼上闪下来。
“你好我是夏洛克的兄长,”
“嗯?你是?!”这回轮到查尔斯冒问号了,“夏洛克的哥哥难道不是一个肥的都站不起来的秃子……”查尔斯看着对方的一脸黑线语调渐渐慢下来。
“泽维尔老师,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夏洛克在学校的情况,请允许我录音,好在妈咪回来的时候放给他听。”
查尔斯看着麦考夫真诚的微笑点了点头。
就在一群人刚坐好 ,麦考夫在夏洛克的怒视中打开随身携带的监听器时,外面传来砸门声,没错,就是砸门声。
“死马脸!把我弟弟还回来!别以为你还在上高中我就不敢打你!”
夏洛克歪了一下头说:“你们愿意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吗?”
“夏洛克!”华生崩溃的站起来,“她是我姐姐,你得给她开门。”
麦考夫以目前的一家之主的身份去开门,刚拧开门锁门就被一股猛力弹开,
“老师,这是我的姐姐,海瑞。。。”
ok这下人都到起齐了
“我告诉你们这些福尔摩斯,我弟弟还在穿开裆裤时跑出去玩就没给我惹过事,现在好了,我连他的班主任都他妈认识了。”金发高挑的女人气势汹汹地说道。
一提到家族声誉麦考夫立刻满血复活,
“这位女士,舍弟一直受着最正统的家族教育,你这样说很容易吓到他。”
“他在开学的那天指着一位同学说他是抱养的。”查尔斯对这位女士的行为有这些许看法,但她说的是对的。
“我们的家族信条就是诚实守信,而且他后来付出代价了不是吗?那把小刀还差两公分就捅进他肾里了,”然后意味深长的瞟了一边处于待机状态的华生一眼,“差点毁了令弟的终身xing福。”
“去死!就算他有个子宫我也不会允许孩子姓华生的。”
“他们的孩子当然不会姓华生,他或是她必定是福尔摩斯的一份子。”
“拜托,我们家可是九代单传你是要断我们家血脉吗?”
“并无此意,我可以考虑让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姓华生。”
……又长见识了,查尔斯第一次家访时遇见两个家长因为自己的两个弟弟生了孩子将来该姓什么吵起来……

锤基
(我爱锤基锤基爱我我不是故意要虐的各位不要打我。)
“实话实说,我觉着洛基的情况有点特别,”查尔斯受够了前面那两位家长的打击让人,来这之前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怕的,但看到那位尊贵友善的年轻夫人之后,立刻放下了心。
“我知道,他性格上有一点……让人不能习惯。”即使是在没有人的地方弗丽嘉也不愿说小儿子的不好。
“上个学期还好一点,至少他还愿意跟别人说话,而这次开学回来他除了和一位同样不爱说话的转校生在一起说说话吃吃午餐之外,真不见他和别人交谈过了。”查尔斯顿了顿,继续说:“身为他的班主任,同样也身为一个心理医生,我想知道在寒假他发生了什么?”
奥丁森夫人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回家后他也是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也很想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洛基是我儿子,我爱她更甚他的哥哥,但是。。。。怎么说呢?很多人不这么认为,甚至包括我的丈夫。我和他的哥哥托尔是他仅有的依靠,但却无法真正的了解他。”
“我知道,他是个很聪明的男孩。”
“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是我对洛基的关心不够,”弗丽嘉自责的咬着下唇,“洛基哥哥的未婚妻失踪了,他们还有一周就要结婚,所以我真的有点忙。”
“这样吧,我以后会多关注他,但同样也需要家长的配合。”
“配合什么?”查尔斯循着声音看到满身泥土的洛基。
他不是个洁癖吗?
“老师好!”如果查尔斯没看错这个笑得比白砂糖还甜的男孩就是洛基,他一转身扑进妈妈的怀里。
弗丽嘉放下一脸倦容如释重负的把自己的小儿子抱在怀里,“你去哪了?弄了一身土,脏小孩!”
“哎呀,我一会会去洗干净的,妈妈,不会嫌弃我的。”
弗丽嘉和查尔斯交换了眼神,两个人都欣慰的吐了一口气。

“巴基,求你让我进去吧!”
“你他妈到底是谁啊?你给我滚!另外,谁又是吧唧!”
还没进门就看到这番场景的查尔斯表示很心累。
“winter,请开门吧!我是查尔斯。”
门打开一条小缝,“老师好,您可以,他不可以。”
“吧唧,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史蒂夫啊!你忘了我们当初一起吃饭睡觉打游戏……”
查尔斯看着winter的怒气值“噌噌”往上升,“够了够了,winter我想问你你家长在家吗?我想和他们交谈一下。”
“我没有家长。”
“嗯?”
“我给九头蛇打球,他们给我钱。”
“那你家有谁?”
“刚刚洛基在,现在走了。”
“呜呜呜,吧唧你和他玩不和我玩。”某货有咬起了小手帕。
“我在种李子树,他给我带来了一袋他自制的肥料。”

(以上就是细思极恐的小故事(◎`・ω・´)人(´・ω・`*)渣了。。。黑了。。。)

贾尼
“他从来不记得上课时间!”
“我会提醒sir的。”
“他和同学因为半块甜甜圈打架!”
“嗯?sir,你受伤了吗?”
“他私自包下学校的咖啡机。”
“这可不好,我会让人把咖啡机换成手打果汁的。”
“他做实验毁了一层楼!”
“泽维尔老师,请留下联系方式,贵学校的实验设备需要升级了”
“他给别的同学起外号,什么“小鹿斑比”“老人家””
“嗯”(我家sir好可爱想象力好丰富好聪明交际能力好强好棒!(  ̄ ▽ ̄)o╭╯☆#╰(  ̄﹏ ̄)╯)
罪魁祸首正一脸安逸的窝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看着自己的管家和老师斗智斗勇。
“嗯,他带陌生女人在学校留宿。”
“对不起,你再说一遍。”金发男人一丝不苟的面部终于有了一丝波动,托尼也震惊的直起身子,“没,没有吧!”
查尔斯自信满满又详细重述了一遍,“托尼带陌生女人在他房间住了不止一夜。”
“不不不,你听我解释!”托尼急忙解释,甜甜圈渣喷了他的管家一脸。
贾维斯擦掉甜甜圈渣,面带微笑祥和的说:“没关系,sir,从今天起所有的甜食都换成蔬菜沙拉,为您的身体健康着想。”

查尔斯打开记事本,还剩最后一个。艾瑞克?妈的这个冤家!

(这次就这样了,我自己都没脸看了。
下次放假查老师该去快银小天使家了。(๑>؂<๑)希望到时候我还活着🙃(ಡωಡ) )

评论(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