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做HHE的混蛋

活着就是过考试,本人超丧。慎关……

【超蝙】惊爆超蝙恋情黑暗内幕

【超蝙】惊爆超蝙恋情黑暗内幕

防雷:极度ooc   文笔幼儿园水平见谅
对很多东西还不够了解有错误请指出
cp:超蝙   绿红   jaydick   乔米  康提 
略长  烂尾

蝙蝠侠忘记了什么,而后果就由他的伴侣超人先生来承担。

那是在正义联盟又一次为地球击退外星侵略者之后,联盟成员们还没有享受完片刻的喜悦和宁静就被记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请问各位刚才的侵略是早有预谋还是突然袭击,你们能确保地球已经脱离危险吗?”

“绿灯侠,我想请问您,为什么在刚才的战斗中你接半空坠落的成员时用的都是棒球手套唯独闪电侠是用床接?希望您能解释一下。”

“海王先生,您真的会跟鱼说话吗?”
 
“请问这次战斗的战损还是由韦恩承包吗?蝙蝠侠作为联盟顾问同时兼顾哥谭警察会怎么补偿这位金主?”

。。。。。。

联盟众成员被这些丝毫不逊于外星怪物的记者吓得连连后退,蝙蝠侠已经摸向自己的腰带,似乎时刻要丢出一颗烟雾弹离开这里。这样的话明天的新闻头条大概要变成“正联顾问袭击无辜记者:是正义还是另有所图?”

就在超人不知拿这些同行如何是好时,他的同事路易斯挤到了最前面,路易斯拥有很强的关于采访方向的控制能力,超人希望她能将采访拉回正轨。

“主席先生,我想知道您和顾问蝙蝠侠先生的关系到哪一步了?”

“嘣!”烟雾弹,在蝙蝠侠手里被捏爆了。借用透视眼超人透过层层烟雾看到了蝙蝠侠临走前回头望了他一眼,那是不赞成的目光。

等烟雾散尽,联盟的成员差不多已经走光了,回去上学的上学,跳海的跳海,搞对象的搞对象,只剩下超人,他觉着自己有责任解释一下。而记者们也被刚才那一下吓得不清,四下散去,只剩下几个还在坚守岗位,路易斯在内。

“蝙蝠侠他不喜欢这种场合,而我们,也没有关系,只是”他轻声说道:“朋友。”

“谢谢您愿意回答,”这次采访绝对会列入失败采访排名的前三名,路易斯心想,“抱歉,给您造成了麻烦,祝您今天能有个好心情。”

“没关系,”超人又一次露出标志笑容“如果我没记错您也住在大都会,我能有幸捎您一程吗,莱恩小姐?”

“感谢。”路易斯无奈地搂上超人宽厚的肩膀,周围响起“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这些记者又能根据这张照片交上明天的专栏了。

“我不明白”等超人飞到了高空,下面的人都变成了一个个小点之后,路易斯提出疑问“你和蝙蝠侠交往没有一年也有十个月了,你没有受过任何体质和精神上的伤害,那说明你们的感情生活还算和谐。为什么要这么遮遮掩掩的?每天半夜从公寓飘出去,天亮之前再飘回来你不累吗?”

这时候大男孩已经满脸通红,“B不同意……我们觉着这样会带来麻烦,我,你发现我半夜出去找B有多久了?”

“呃,我瞎猜的。你们肯定要有性生活的嘛!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觉着公开恋情会带来麻烦,你们不知道公众多么希望超人和蝙蝠侠能在一起。而且,有什么麻烦是伟大的爱情不能解决的。”路易斯浮夸地朝空中伸出双手

“呃……你是不是偷看我电脑里存的同人文了?”

克拉克将还在冒着粉红气泡的路易斯放在星球日报前面,他现在想和蝙蝠侠谈谈。

“现在才下午六点,你不应该出现在这的,除非你是来和我讨论战损的。”布鲁斯已经脱下了黑夜骑士的装束,没有穿上衣,一条绷带绕在肩膀上包裹住今天受的伤。看起来该死的色情,但声音一如既往地“batman”。

“我不是来找你上床的!”克拉克心虚地吞了吞口水,“把窗户打开,我想和你谈谈关于今天的事。”

布鲁斯很顺从地打开窗户,“你尽量快一点,达米安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回来了。”

“我觉着我们的关系应该更进一步,布鲁斯。”超人一进入房间就直入正题。

“我不会给你生孩子。”

“不是这个,我是指,我们的恋情应该公开,不能在偷偷摸摸的了!”

“你还觉着公开的不够吗?阿弗知道,戴安娜知道,就连路易斯也知道,这还不够吗?”

“不够,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蝙蝠侠是属于超人的。”克拉克靠近布鲁斯,湛蓝的双眸好像是天使的眼泪,但他却做起来恶魔才会做的动作。

第二天,布鲁斯很确定自己已经被睡服了,他躺在床上一边回味着昨夜的快感一边细数公开恋情会带来的问题,其实也没有那么糟,对吧?

布鲁斯为公开恋情做了详细的计划,毕竟蝙蝠侠擅长这个。他先将消息告知了整个联盟,但所有成员都是一副“怎么现在才公开?”的模样。既然绿灯侠知道了那就相当于多半个宇宙都知道了。之后就是向大众公开,通过正义联盟的官方网站。整个因特网经历了它出生以来从未经历过的崩溃-重启-崩溃-再重启的历程后也艰难的回到了正轨。“超人和蝙蝠侠”这几个字不管是在厕所里还是大街上或是和家人的餐桌上几乎处处可闻。蝙蝠侠和超人也收到了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祝福/诅咒/质疑/求爱(?)/自杀威胁(?)。一切都比蝙蝠侠想象的顺利,除了阿卡姆的暴动越来越频繁和自己的老腰以外,一切也没那么糟糕。躺在氪星人坚如磐石的怀里的布鲁斯心想。

但是意外并不是突然发生的,就在此时,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

“我,不敢,相信。”夜翼得到这一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找自己脾气(相对)最好的弟弟倾诉。

“不要怪他了,或许他只是忘了。”如果忽略他一直在努力组装氪石导弹并且微微发抖的手,那提姆这个笑真是过分的甜美。

“怎么会!真让人火大!!”夜翼攥紧拳头砸在桌子上,通常他都不会那么做……“嘭!!!”一声巨响可怜的桌子变成了碎片。正在夜翼呆看着自己的双手时,一个带着红色头套的魁梧身影从烟尘后走了进来,拿着一把榴弹发射器。“说!是不是你搞得鬼!”红头罩直接把枪怼到了提姆脑门上。

“小……小翅膀?”夜翼作为大哥当然要挺身而出,他从桌子的废墟后面探出头:“如果你是因为没有收到蝙蝠侠亲自发的的消息而生气……”

“为那个自恋狂自大狂神经病生气,不可能!我只是怀疑有人从中作梗!氪星人在酝酿一场阴谋。”

“那你可以放开我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提姆安上最后一个零件,把武器往桌子上一放,“你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红头罩微微点头。

作为蝙蝠家(超人)的一份子(迷弟)迪克有义务去做家庭成员间的润滑油。“等一等!”夜翼话还没说完, 大红小红齐齐转过头,确认过眼神,那是要杀人。

“不……我是说,我们不应该那么鲁莽。或许,我们应该询问一下达米安,也许他会有解释,不用打架,不会死人。”

大小红内心是拒绝的,但当他们在陶艺博物馆看到小魔鬼穿着小学生校服一身泥渍地坐在孩子中间笨拙地摆弄泥巴时,都非常肯定这一趟是非常值得的。

达米安似乎遇到了做罗宾以来最大的困境,急需有人将他解救,提姆憋着笑匡匡砸墙的声音吸引了他,虽然很恼怒,但至少看到了生机。

“达米安,那是你的家人吗?”那三个混蛋真是引人注目。

达米安微微点头,自从被蝙蝠侠超人阿福轮流做了思想教育后,他已经学会了如何礼貌的和长辈交流,至少知道了什么叫求生欲。

“你可以把他们叫过来,陪你一起完成陶艺作业。”

“真的吗?谢谢老师!”说完达米安狞笑着走向三位哥哥。

但结果没有达到达米安原本的目的,杰森一边骂骂骂咧咧一边塑了一个古罗马风格的陶罐,甚至得到了老师的勋章奖励。

“布鲁斯和超人在一起了,你知道么?”迪克带着三位弟弟去了一家隐蔽的咖啡店,在等咖啡时迪克轻声问。

“当然,我早就知道了。氪星人来韦恩庄园的次数比你们加起来的都多。”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你这是放纵犯罪知不知道?!小崽子!”杰森咬着牙说,手指已经快把桌面敲出一个洞来了。

“你以为我不想?!该死的氪星人派来了该死的小氪星人控制了我!!陶艺兴趣班也是小氪星人带我报的,他的目的就是给他爸拖延时间。”

小氪星人?提姆回忆起了自己身边的那个氪星少年。

“提姆,你的战衣真好看,我一直以为蝙蝠侠只喜欢黑色,不是吗?”

“提姆,你设计的防御装置真是坚不可摧,蝙蝠洞的防御也是这样的?”

“提姆,你为什么那个着急回去,你害怕蝙蝠侠吗?……噢,原来阿福才是家长。”

……
该死的,氪星人!

等提姆回过神来,杰森和达米安已经举着氪石刀和氪弹枪要跨过迪克的尸体去找罪魁祸首算账了,“你们回来,”提姆一拍桌子,“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对啊对啊!”迪克原地复活,咬着小手帕感叹提姆真是父亲的小棉袄。

“你们这样只会让蝙蝠侠更加关注超人,也会显得我们四个像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如果真想让氪星人得到教训就要用非常规手段。”

黑心小棉袄……迪克心想。

超人感觉自己落入了某个阴谋当中,就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几乎所有人的态度都发生了360度的大转变。

“滚!滚开!放开我的小猫咪!也放过蝙蝠侠!”超人在大都会完成『救树上的小猫咪』日常任务后,老奶奶挥舞着拐杖怒哄着。

What??!!!“放过蝙蝠侠?!”是什么意思?要知道他们公开的时候网络上可是一边倒地“心疼超人”。

超人挨了不痛不痒的两拐杖,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就当他想要询问一下路人时,他接到了正义联盟分配的任务,一处太空站受到了袭击已经损坏,绿灯已经赶去处理。

“噢!联盟的破分配机制!!其实你不用来的,我一个人就能处理好。”绿灯侠第一次如此扭扭捏捏地和超人这么说话。

超人拉回正在向太空飘去的一个大型零件,说:“也许有我会更快一点。”

两个人沉默了大概十分钟,绿灯侠已经忍受不了自己臆想出的太空回荡的声音,他仿佛自言自语地说:“你知道吗?谈恋爱必须是你情我愿。”

“嗯。”

“即使对方再可爱,再性感,甚至吃热狗时故意吃得很色情来给你看,也应该经得他的同意才能……”

“我……绿灯,你到底要说什么?”

绿灯侠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我知道像蝙蝠侠这样的人很难搞,但也不代表你可以强迫他。至少他还是我们的顾问和金主。”

“什么?”超人疑惑。

“你应该有足够的耐心,就像我一样。每次出差都给他带一堆吃的,一有空闲就陪他玩个够,他有困难第一时间赶到,他从高空掉落时用床接住他……即使这样他还是不懂你的心思!!”

“所以你们还没有上床?”

“要你管!!!”

谈话渐渐朝诡异的方向发展。超人一边修理太空站一边安慰情伤的绿灯侠一直到傍晚才得以完成任务。在他返回地球时,他听到了哥谭方向传来的暴乱声。

看来又是小丑,他在哥谭大剧院劫持了一群人质,不过今天他等不到蝙蝠侠了。

超人从剧院的天顶俯冲下去,“放心,朋友们,你们已经得救了。”超人对那些弱小的人质说。然后他看到,这些“弱小”的“人质”,不论男女老少都从身后拿出一把枪开始对着上空,超人的方向扣动扳机。

超人在漫天飞舞的子弹中凌乱了。难道说这才是真正的哥谭。

小丑看准时机将一颗氪弹推入弹膛,瞄准了超人的心脏。

蝙蝠侠出现,蝙蝠侠救了超人。

就在氪弹擦过超人披风时,剧场里回荡着遗憾懊恼的声音。

“蝙蝠侠,你疯了吗?”小丑作为这次事件的组织者,质问他,,宛如在质问一个负心汉:“你为什么真的和这个混蛋在一起,咱们俩玩的不好吗?还是说你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小丑,我从来没有陪你玩,我会把你送阿卡姆。”

“我的小蝙蝠,你拿到了我的心又亲手把它捏碎了。”这就是蝙蝠侠和小丑的日常对话吗?超人满脸黑线。

“请不要当着我男朋友的面和我说情话。”

听到这句话,超人感觉有两行热泪滚落下来,有一种终于熬出头的感觉。

“那些人们怎么了,是被笑气控制了吗?”在警察把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的小丑拖走之后,超人抱着蝙蝠侠回到蝙蝠洞。

“不是,”蝙蝠侠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我必须要提醒你,不要随便加入一场你还不了解的战斗。”

“好吧,对不起,给你带来麻烦了。”超人想起这一天受的苦委屈巴巴地爬上了蝙蝠侠的肩,上手不安分地攀上他的腰带。

被蝙蝠侠毫不客气地一手打掉。“你没有感到周围出现了什么异常吗?”

“当然,所有人都想欺负我。”这个超人装可怜装上瘾了。

“好吧,你这样理解也可以,”蝙蝠侠从腰带里拿出一个不知道是谁的手机,“有人在引导舆论。”

“你,你手机哪来的?”

“刚刚从人群中出来的时候顺手拿的,不过你放心我会五倍价格还给失者。你,我,还有联盟的通讯设备都被上了屏蔽锁,有些内容无法浏览。”

“什么内容?”

蝙蝠侠把手机凑上去,一个大大的标题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惊爆超蝙恋情黑暗内幕”,而点赞和评论都超过了几千万。“很详细的解读关于你我的关系,把你描绘成强人所难的混蛋,还有好多独家附图,增加了在公众眼里的可信度。”

“这就是那些人讨厌我的原因?谁会那么无聊。”

“有人会,而且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你不能搞定他们吗?布鲁斯。”超人问。

“对方藏得很严实,而且非常了解韦恩科技,甚至到现在他们都有可能在通过蝙蝠洞的摄像头监视我们。但找到他们,也不是不可能,需要时间。”

此时,红头罩的某个安全屋。

“老蝙蝠,可能要发现我们了。”提姆看着监控录像齐齐抬头的两人,顿时有一种小时候恶作剧被老蝙蝠抓包的恐惧感。

蝙蝠家的老幺达米安把脚翘到了电脑桌上,“这么快,你不是声称入侵蝙蝠的电脑就跟鱼回水里一样吗?”

“把你的臭脚放下去!!!我的意思是在他没发现的情况下如鱼得水,但被他发现了……”

“就又退回了小鸡崽。”杰森在不停措辞写文奋笔疾书的情况下还不忘吐槽。

“大概是被他的氪星男友给惯坏了,连老蝙蝠都瞒不过,真是惯成了废物!”达米安翻了个白眼,又低头整理昨天偷拍的自己亲爸的素材。

“平常比谁都吊,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德雷克我告诉你,如果在我写完之前就掉马我他妈的绝对要把你打成肉泥!!!”杰森一边说一边打下“真正的爱情应该像午后在薰衣草花田里飞舞的蝴蝶一样自由,像倒映着绚烂星空的玻利维亚盐湖一样包容。”

“你们想干嘛?要不要把我也绑了算了!再敢骂小爷小爷不干了!”

“呜呜呜呜!(ಥ*ಥ)”此时作为大哥的迪克因为一点“小小”的歧义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不知道谁的袜子。

“他是不是有点饿了,或者渴了?”只有达米安对这个大哥还是有点感情的。

“呃呃呃……唔!”

“梆!”杰森从电脑桌前突然站起来。“咯嘣咯嘣!”地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到迪克面前揪下了他嘴里的袜子。

“你们不能这么做!超人是无辜的!唔…啊…哈~”

达米安和提姆被呻吟吸引,竟然看到杰森把手伸到了迪克的嘴里。

“噫⊙∀⊙!”两人异口同声的发出一个嫌弃的音节。

“这怎么了!!我对待犯罪分子就这样的,我总不能打他吧?……只不过现在没带手套。”看着正在脸红喘息眼角泛着泪的大哥,手指感受着他温热柔软的口腔,杰森的心脏跳漏了一拍,还是把手抽了回来。

“咳……咳!你们理智一点……好不好,你们还有机会回头!”

“不,格雷森,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提姆带着夸张的表情说。

“有,我们把一切清空!”

“去你的!老子攒了十八万字了,都能出本书了,你让老子清空!!”

就在三个人斗嘴的时候,提姆发现一个人不对劲,“小崽子,你什么毛病了?”

“没有,你管得着?”达米安厉声说,却慌张的把手机捂到胸口。

“托德,这小子在搞鬼。”提姆叫来杰森,前任罗宾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达成一致。

而兄长就是兄长,这点即使是最强罗宾也得承认。两人很顺利的抢到了弟弟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条短信:“爸爸说今天我们全家会去韦恩庄园吃完饭,你会到场吗?”发件人是“还算听话的小氪星犬”

“等等?肯特一家要来吃饭,那康纳也会来吧!不行啊,我在电脑前都待了差不多一个月了,这副样子没法见人啊!!”

“混蛋,这是重点吗?!”杰森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为什么老蝙蝠没有通知我们?难道家庭聚餐也不要我们。”

大概安静了十几秒钟之后,传来迪克微弱的声音,“各位……我屁股有点痒。”

“滚!”

也算在生前看到了一次弟弟们如此默契的场面,迪克心想。

“我的意思是,有人给我打电话了,手机在震动。”

“妈的,八成是老蝙蝠!”杰森直接将迪克两条修长的大腿抬起了,手往屁股底下摸,这手感……该死的好。“是这个吗?恶心!”杰森摸到了手机,来电显示是“♡布鲁斯爸爸♡”。

“是,接不接?”

“接,你给我好好答。”杰森把电话推过去的时候,攥了一下拳头,咔嘣咯嘣的。红罗宾玩着他的伸缩棍,罗宾也开始研究他武士刀的构造。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迪克逼迫自己忍住了想要哭着喊“布鲁斯,来救我!”的冲动。“布鲁斯,喂,你最近好吗?”

“迪克,达米安在你那里吗?”

小恶魔把锃亮的武士刀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不,不在。”

“好吧,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通知一下杰森和提姆,今天晚上在韦恩庄园有场会议。”

“布鲁斯,你为什么不……啊!”脚背被杰森狠狠踩了一下。

“迪克,有什么问题?”

“不,没有,先挂了,再见,布鲁斯。”

“他们肯定都在一起。”布鲁斯挂断电话时对克拉克说。

8:00    韦恩庄园

迪克是很早就到场了,作为一个有过无数女友的男人,这种场合还算小问题。

他轻车熟路地和布鲁斯聊起最近发生在哥谭的几起联动案,顺便一如既往的赞扬了一下克拉克的美好品格。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之后是提姆,他可是做足了准备。带着康纳,两个人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身上还穿着有血迹的战衣,设备不错,可惜演技欠佳。当布鲁斯说道:“我每次和敌人战斗完,披风内侧可不会这么干净的时候”他们微露慌张,基本上就露了馅。
当杰森从窗户跳进来的时候,达米安和乔从后庭院走进来。他们没有出什么问题,毕竟这两人无论何时都是一副“莫挨老子”的不爽脸。

“托德少爷,你最近在看什么书吗?”阿福在给杰森倒茶的时候说。

“没看,最近太忙。”

“那我可以给你推荐一本,叫‘惊爆超蝙恋情黑暗内幕’的网络小说。”

如果四只小鸟有毛的话估计现在都支愣起来了。

“我……我不看。”

“那你应该看看,写的很好呐!有加缪的哲学纪实的风格,加上一点王尔德的英国浪漫主义情怀。”

“你疯了吧!那明明是拜伦的德国浪漫主义!”

布鲁斯微微抬了一下眉毛,这代表“果然是这样。”

“对不起,布鲁斯”提姆一向是最机灵的那个,“我也是被逼的,而且我除了入侵电脑,买买水军其他的什么也没做!”

“去你妈的被逼的,你就是主谋好吧!”杰森冲过去却被康纳拦在了半路。

“德雷克,你果然是个混蛋!”达米安拔出刀从侧翼进攻。

“抱歉!孩子们。”布鲁斯说。

What?!

“请允许我检查一下他的大脑。布鲁斯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被控制了。”提姆小心翼翼地说。

“没有,我没有被控制。我是真的很抱歉。”布鲁斯解释道,“我很担心,我和超人的关系会给你们造成困扰。”

“没有啊!布鲁斯……”迪克摇摇头。

“你可以闭嘴,你这个蝙蝠家的叛徒,巴不得超人把父亲抢走。”达米安一刀鞘甩着迪克脸上。

“尤其是提姆,”布鲁斯看向提姆,小红鸟和他的氪星男友脸烧几乎要冒烟了。
“也许我还有一个私心,就是想让这件事能再次引起你们的关注,我希望你们多回来看看我,和我交谈一下。”

现在四个罗宾突然意识到他们干了多么混蛋的一件事(夜翼:我没有……)。

事后杰森拒绝了几十家出版社的出版请求,删掉了文章。甚至写了一份澄清函——这是夜翼的男友条件之一。

布鲁斯:原来装可怜这么好用。

评论(10)

热度(311)